既定成见让你看不见事实吗?《盲点》以轻鬆诙谐方式探讨不平等待遇

时间:2020-07-13 浏览量:704

文/Viola

既定成见让你看不见事实吗?《盲点》以轻鬆诙谐方式探讨不平等待遇

因为由同一片商引进,观赏《北风》前播放了《盲点》的预告片,当时就感觉这是一部探讨好题材的电影,身边朋友也多看好此片。有幸受邀出席试片,果然不负众望,虽然谈论的议题较为沉重,但电影以轻鬆诙谐的方式呈现给观众,盼有反思又不给压力。


既定成见让你看不见事实吗?《盲点》以轻鬆诙谐方式探讨不平等待遇

故事设定为主角柯林即将结束缓刑观察期,重获新生,只剩三天!不过,他最好的麻吉死党迈尔斯是个麻烦精,脾气暴躁又爱惹事生非。剩下三天,可是马虎不得,正所谓「好朋友送你上天堂,坏朋友送你回牢房。」迈尔斯与柯林在搬家公司上班,每天开着大卡车上工,越来越接近自由的柯林虽然偶尔会超过门禁时间,但时刻小心,而迈尔斯则照样漫不经心,差点害柯林回去坐牢。

这段互动使我想起《Boy A心灵铁窗》。同样描述更生人的故事,固然违法违规就是不对的,不分大小轻重,但《盲点》里的柯林与《心灵铁窗》里的杰克都是如此小心翼翼的呵护自己得来不易的第二人生,身边的人反而认为他们小题大作。电影也将一年的缓刑「听起来简单,做起来很难」实在地拍出来,的确,一年不犯法哪里难,但就像我们在电影里所看到的,柯林只是走在路上都可能引起警察鸣笛,他又做了什幺呢?一年不犯法不难,但对居住在奥克兰拥有重刑犯前科的黑人来说,还真的比登天还难。



既定成见让你看不见事实吗?《盲点》以轻鬆诙谐方式探讨不平等待遇

虽然片长仅有不到100分钟,但靠着明快紧凑的剪辑技巧,在一个半小时内将故事说得清楚且深刻。电影当中出现了不少「凝视」的侧脸镜头,除了给人一种似近似远的感觉之外,其实也呼应了片名「盲点」在片中所代表的符号。同时,也有很多柯林的脸部特写,恐惧、惊吓、懊恼,步步逼近的面孔以暴力的、强迫的手法将这样的情绪塞进观众心里。而迈尔斯与柯林成长的贫民窟之环境镜头也透过这些零碎的剪辑呈现,不花费过多时间,旨在使观众理解他们所处的环境。


既定成见让你看不见事实吗?《盲点》以轻鬆诙谐方式探讨不平等待遇

刚才提到「盲点」所代表的符号,也就是心理学里一张常见的「人脸/花瓶」图形。片中柯林的前女友小薇正研读心理学,柯林帮小薇複习时看到这张图,于是小薇解释了,一体两面的东西,如果人有既定的成见仅会看到其中一面,且这两者是无法被同时看到的。如同柯林面对当初导致他入狱的事件时,总是会辩称不是自己的错,连好友迈尔斯也说他只是「用火技巧问题」。即使观众看的出来柯林有心改过,仍旧会有「他毕竟犯过错」的印象。

没想到,透过一位搬家公司顾客的口,以崇拜的口吻说出的故事,却发现柯林并非没错,毕竟他也出手打了人,但当肢体动作变为双方有来有往且柯林处于无法停手的位置时,最后导致白人酒客起火的是同为白人、坚不停手的迈尔斯。诚如小薇对柯林所说,假使警方正好看到他出拳攻击白人可能就直接开枪了,而迈尔斯仍然能够全身而退。

近日多起白人警察击毙黑人事件,其中一件尚在调查当中者甚至是员警进错公寓,就有许多网友质疑若误闯的是白人家,员警是否会马上发现自己搞错呢?明明探讨的是种族议题,但全片皆无提到「种族歧视」一字,仅以「盲点」来比喻同一事件获得的不同待遇。


既定成见让你看不见事实吗?《盲点》以轻鬆诙谐方式探讨不平等待遇

不过,《盲点》并不只想谈「种族歧视」议题而已,更多的是「身分认同」。当然,电影主角柯林从头到尾都是受害者,并且以他的方式在控诉这个社会不公平的对待。但在那场差点擦「枪」走火的派对意外上,反而是因为触碰到迈尔斯的敏感神经。片中并没有说明为何迈尔斯痛恨他的父亲 (仅一次于谈论当年那场意外时提及),但与柯林成为好友,又娶了一名黑人的迈尔斯想必没有白人的种族优越感,只是这些伴他成长、造就他的文化,在一场白人多过黑人的派对上,却成为他被「误认」为矫揉造作文青的符号。


当迈尔斯因为自己「再度」被误认感到不满,他没有想过的是黑人才是无时无刻都被「误认」。误认犯案、误认偷窃、误认心怀不轨。迈尔斯的假金牙、刺青与语言使用,在在说明了他是彻头彻尾的「在地人」,但他究竟真是「黑鬼」还是他只是千方百计地想融入以防被「误认」?就像柯林的质问,如果「黑鬼」一词既没礼貌又亲暱,为何在他俩的相处关係中只能单向使用?说到底,就是迈尔斯过不了自己心里那关,即便他打从心底没有歧视,但他也知道自己白人的血统还是永远无法与黑人毫无分别的。

如同辩论时,即使所有人都刻意为自己所不相信的一方辩证,依然有一方较为容易。假装自己是黑人的白人或许活得辛苦,但黑人不要说假装白人,光是「假装」自己是无罪的守法公民就不是很简单了。这场变调的派对也让我想到《完美陌生人》里,为朋友当中的同志辩护的那位朋友说:「你们问他为何不出柜?我告诉你们!我只当两个小时「玻璃」就受不了了,你说呢?」在这场派对里,表露本性的迈尔斯,被指控是刻意假装且百口莫辩。在极为无害的环境与情况下被「误认」,迈尔斯就受不了了,但同时也让他第一次真正体会到黑人的心境与处境。


既定成见让你看不见事实吗?《盲点》以轻鬆诙谐方式探讨不平等待遇

撇除这些沉重的议题不说,电影本身笑料十足且情绪高涨。饰演迈尔斯的Rafael Casal是一位口述艺术家,而饰演柯林的演员Daveed Diggs自己也是嘻哈饶舌好手,因此两人不仅亲自编剧、製作与主演这部电影,《盲点》里充满了众多原创嘻哈歌曲,甚至不少台词都以饶舌形式出现。除了令人佩服之外,不停押韵的句子也让人热血沸腾,喜爱嘻哈的影迷想必能够乐在其中。

片中最经典一幕莫过于柯林意外发现其中一位顾客就是片头他目睹的「白人警察击毙黑人」枪击案中的员警,如他所言,他们两人之间的差别在于「柯林不是兇手」。也因此,他让白人警察彻底体会被人用枪指着的恐惧后,依然让他毫髮无伤,但整场戏以饶舌呛声精采绝伦,而于此之前,两人组中口条较好者是迈尔斯,但这段饶舌可是一点都不扭捏也无停顿,或许象徵着他终于能把心声一吐为快,且终于能做自己了吧。


图片来源:IMDb

■作者Viola,《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管理者,喜欢看电影,热爱吸取电影资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影痴。平常秉持专业,理性介绍电影的Viola只要碰上喜欢的男女演员,就会无法自拔的从影痴变花痴。
■《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部落格、FB粉专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