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医生的诡异经曆

时间:2020-07-31 浏览量:561
老医生的诡异经曆我是名外科医生,97年在北京某医院进修的时候,我认识了一个和我一同进修的某煤矿医院的外科主任他姓邱39岁,正好大我一循,他是一个很有临床经验的基层外科主任,为人和蔼认真,是我们进修组的组长。我们俩很快也成为了好朋友。那年正好是八月十五恰逢週末晚上,我们俩在医院的附近的小饭馆吃饭,同在异乡,话题自然而然的从家庭生活聊到了现在的医疗。他突然问了我一句吃惊的话:「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幺?」如果是别人问的话,我也许笑笑就过去了,因为我是个纯唯物主义者。

  而他给我讲了一个他亲身经曆过的故事。那是在北方的煤城矿山医院,不知道从是什幺时候开始,他们的矿医院对于死亡工伤的尸体料理成为了外科医生和护士的事情,每次在处理完尸体后,也只是按照很多年前的标準在外科医生和护士的当月工资里加3.5元的尸体料理费。

  在一个深秋风大的夜里,正好一个刚被煤炭埋没緻死的死者,需要进行尸体处理,而刚好是他负责医院的行政值班,凡事都讲究亲临现场的邱主任便和值班的年轻医生共同来为尸体擦拭身体并且缝合创口。  

  而为了减少不必要的气味,他们便开着了窗子,任凭秋风吹进处置室的屋子。「我选择了在离窗户近的里面,站在尸体头部的那一侧,处置室的屋里摆满了大大小小不同的塑制和铁製的桶,里面都灌满了水和对好的尸体处理液」,他边吃边讲道:「一直到半夜,那时风更大了,而死者的工友和矿山领导也都离开了,只剩我和值班的年轻大夫。处理尸体,我是驾轻就熟,很快我们就将尸体的伤口都缝合好了,剩下的就是再擦拭一遍尸体就可以送到太平间了」。然后邱主任就催促年轻大夫加紧速度,他从头开始,年轻医生从脚开始擦拭尸体。当午夜时尸体很快处理完了,年轻的医生背对着他开始将一桶一桶的废水在往处置室门口边的下水池子里倾倒。

  「而我自然自语的就对尸体说了句--'哥们,我给你处理干净了,你好上路吧。'然后将他的搭在床外的手向身体边掖了掖,你猜怎幺着!!!」邱主任突然停顿下来说道:「那具尸体突然将我的手腕狠狠的抓住了」。我呆若木鸡的听着邱主任继续的说道:「我突然感觉到尸体冰凉的手有力的紧紧一握,而且真切的感觉到他手中还粘着未干的药水,随即那手就鬆开了,散搭在了床下。我当时几乎被吓傻了,我第一意识想要跑出去,但是多年的临床经验立刻告诉我,不可以跑!」   

  我此刻浑身是毛骨悚然,筷子掉在地上了没有发现,然后接着听邱主任继续的说道:「我当时看见那个年轻的大夫正在门口倒水,严实地堵住了门口,我想如果我一跑他绝对会受到惊吓的,而且地面上有那幺多的半满的水桶我三两步是跑不出去的。而且不管怎样,那天的尸体是必须是要处理完的,而谁还会在当晚接着处理呢。而且还会在我们医院里产生爆炸性的反映。我并不相信有鬼。如果当时逃跑了,我怎幺还会回来处理这个尸体呢?」 

  邱主任当时并没有跑,而是什幺也没有说,继续的搽拭死者,他头脑是一片的空白,坚持着凭藉毅力挺着将白床单盖在尸体上,在遮盖脸部的那一剎那,他看到死尸苍白安静木讷的脸,一直到将患者送到太平间。 

  「你旁边那个年轻大夫知道这事幺?」,我刨根问底。「我当时是什幺也没有说,而是到了第三天那位医生再上班的时候,我才当着外科办公室里大家的面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他们。当时几乎把那小子吓傻了,他还追问我那时侯为什幺不告诉他呢。我说我要是一跑或者一喊,满地的盛水的桶挡着着急跑不出去不说,还得吓坏了你,而且我不大相信鬼怪之说,这幺大的事情传出影响不说,而且谁还敢再继续把尸体处理完啊」。  

  然后我问他为什幺会有这种现象出现。邱主任说他也和同事们讨论过这个现象,并且可以合理的解释这一问题---当天,他们在处理尸体时候,使用了大量的生理盐水,而且是有铝盆,剪刀钳子镊子和铜製的漏水器。这些可能产生了原电池的作用。而尸体是新死亡不久的,神经还不可能马上变成细胞学程度的死亡,当受到了电的刺激,反射性的将手握了一下,而恰好是他正在摆弄尸体手臂的时候,尸体的手就狠狠的抓住了他,当电消失时候就又鬆开了。 

  而这个问题我也和我进修医院里的好多专家讨论过,他们也都支持这个解释。

  看来,一个老医生,不但要有高深的医疗技术,还要有镇定沉着和冷静。这对处理日常事物是大有好处的。(——设想假如,邱主任象某些人似的,见到这个场景不假思索大喊一声跑了出去,这将是什幺样子?医疗界将引发大的争论,新医生可能被吓出病来,接下来的工作没有人敢做了,连医疗界的临床医生都说有鬼,而且实实在在被抓过,那幺社会上的反响呢-----总之,挺可怕的!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