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主办公室iPad还差了什幺-

时间:2020-06-18 浏览量:654

大约四年前,《经济学人》的一位评论员N.V.曾写道:「谁会真的想要一台平板电脑呢?它是很时髦,但是不上不下。它可以移动上网,却不可以打电话。和电脑比呢,即使是最轻便也比它多个键盘,有足够记忆体,还可以装企业级应用——要工作的人,还是不能靠平板电脑。」

隔了数月,他又说,苹果迟早需要出一个企业级的iPad,比iPadAir功能更强大,价钱也更贵,像SurfacePro一样配备键盘壳,而且大概会命名为iPadPro。

现在这个预言里的iPadPro终于实现了。本周的苹果发表会上,CEOTimCook宣称它是「一片简单的多点触控玻璃,可以立刻变形成你想要的几乎任何东西」,而且要「重塑人们在企业的工作方式」。

几家平板电脑製造商之间的抢夺战,已经明确地从系统之争、高阶低阶之争,转变成了个人级和企业级之争。

入主办公室iPad还差了什幺?

后电脑时代,平板电脑从家庭入侵办公室

早在2013年,桌上型电脑和笔记型电脑销量终结性的下滑,对下一代办公用电子产品的需求就已经显现。次年,以个人消费者使用为主的平板电脑,销量也出现了衰退。个人市场的饱和,又进一步促使了平板电脑转投企业级市场。

入主办公室iPad还差了什幺?

(根据公开资料整理的平板电脑全球发货量趋势图。)

追溯到更早些年,iPad的定位还是一件摆在家庭客厅里的消遣型电子产品,而办公室由Windows系统和Office软体套装统治,人们很难会想到前者会有取代后者的潜力。比起电脑,iPad不是处理任务的最佳设备,它只是好到刚刚足够做一些事,但唾手可得。想像人们在家不断地为了一封email、一趟查询、一盘游戏而启动电脑,等待系统载入,运行例行的诊断,开启多个幕后程式,然后才能可以入手去做这些小事。而平板电脑,就像电视,按一下就开,但又比电视能做的更丰富,由此确保了平板电脑在家庭中得到偏爱,个人使用习惯迅速成熟。

随后就产生了「IT消费者化」的现象(customerisationofIT)。人们不再想要一个带来带去的个人电脑,而是想要一件无所不能的小玩意,随时随地都可以接入的云端运算。《经济学人》这样描述:「个人电脑也许算得上是『个人的』,但是智慧型手机和平板电脑是亲密无间的,不固定在桌面上,而是可以拿在手里,带去任何地方。」当然,也包括带去办公室。这种风潮自下而上地推动了IT公司的管理者们转变态度,从原先配备指定工作设备,演变成了BYOD的办公方式,(BYOD即bringyourowndevice的缩写,意为「带你自己的设备来」。)平板电脑登堂入室,成为常规的生产力工具之一。

苹果和微软的争霸赛

在这块企业级的新市场里,微软、诺基亚基于Windows系统的平板电脑和iPad正面交锋。2013年10月22日,微软开售Surface新机型,合作伙伴诺基亚也在阿布达比发布了Lumia2520,数小时之后,苹果也发布了iPadAir和升级的iPadmini。而就在苹果发表会之前不久,微软又抢先宣布戴尔、惠普成为SurfacePro3s的经销商,并且预告新产品将包含一系列企业级应用和售后服务。但紧接着峰迴路转,微软副总裁KirkKoenigsbauer又出现在了苹果的发表会上,展示了iPadPro版Office和TypeKit等应用。

这一安排之所以令人瞠目,不仅因为微软和苹果曾是宿敌,更因为独家供应在平板电脑上的Office系列是微软在硬体销售上得以和苹果分庭抗礼的镇店之宝。同样,传统的办公软体大多基于Windows电脑系统开发,易于和Windows系统的平板电脑衔接。昔日在电脑上享有霸权的微软就像是老来得子,用一点余力给予了SurfacePro出生时的先天优势,而SurfacePro也反过来延续和巩固了微软办公产品的生态系统。

但必须承认的是,苹果的品牌更受欢迎。平板电脑的购买者里每三个人就有一个会选择iPad。硅谷资深的科技行业观察者PaulSao评价:「消费者科技正在变成一种时尚。现在苹果是最大的时尚品牌。「《经济学人》则称苹果为电子产品中的Gucci。现在加上触控笔ApplePencil和键盘SmartKeyboard,新型的iPad如虎添翼,人们抱怨iPad不好用的理由又少了几条,同时,选择Surface的理由也少了。

安卓和亚马逊难入局

除了上述两家,这场平板大战里的其他参与者似乎没有那幺瞩目。事实上,在这场发表会之后,他们有可能会更黯然。这里面一部分是基于安卓系统的製造商,如韩国的三星、LG,中国的联想、华为,台湾的华硕、宏碁;另一部分是以电子阅读器为基础的製造商,比如美国的亚马逊和Barnes&Noble。

这些公司的产品定位仍然以满足个人级的娱乐和消费为主,尺寸小巧(7-9英寸),和大萤幕手机相互趋近,迎合了人们可能需要的任一种对于掌握和观赏都舒适的大小。和价格接近笔记型电脑的办公用平板电脑相比,「不做正事」的消遣用平板电脑通常也採取低价销售策略。尤其是谷歌和亚马逊,一百多块美金的定价可能比硬体的製造成本还低。但是前者可以靠硬体培养使用者全方位依赖谷歌服务的习惯,后者也可以让用户更容易在亚马逊的电商平台上消费,包括电子书平台Kindle商店。

值得一提的是,安卓硬体製造商和亚马逊都尝试过打入高阶市场。比如安卓手机,从行业龙头三星的GalaxyS6,到行业新星HTC的HTCOne,销售业绩都很颓靡。亚马逊更是垫底的输家,智慧型手机FirePhone仅仅在发布后的2个月内,合约价格就从199美元跳水到了99美分(2年合约,32GB机型)。而平板产品KindleFire在今年年初显示,在2014年第四季度的销量同比下跌近70%。本周,亚马逊宣布搁置手机开发业务,同时退守低阶市场,预计在年内推出50美元的廉价平板电脑。主打个人消遣的定位,成也于斯,败也于斯。

大型平板电脑的办公属性

让我们回过头来再看看N.V.批评早期iPad不能用来办公的理由:

记忆体功率不够;

萤幕尺寸尴尬;

不能打电话;

缺少企业级应用;

没有键盘。

很明显,iPadPro已经可以把这个单子全部划掉了。iPadPro设有从32GB到128GB的内建快闪记忆体,A9X处理器也被苹果称为是「桌面电脑级别」,性能胜过过去12个月内市面上出售的80%的笔记型电脑,图像方面更是可以胜过90%的笔记型电脑。知名科技部落客JohnGruber评价:「苹果的处理器新片已经到了一个要超车的时刻了,iPadPro发售之后就能见分晓,也许A9X已经超越了英特尔处理器在同等硬体里的初始速度,即便没有,明年的A10X也肯定会超越。」

至于萤幕尺寸的问题,放大到12.9英寸的iPadPro可以在同个萤幕运行两个完整尺寸的iPad应用。考虑到电脑在多视窗间需要点击一下才能进入使用状态,iPad的多工处理体验也许会比电脑更好。也许还是会有人老调重弹,这个尺寸的iPad无论如何都要一个包了,既然都拿了包,还不如带个笔记型电脑。——好吧,这大概是男性的思路,至少对于一个女性来讲,可以选择少带一个键盘的重量,也可以用小而薄的手提包了,thatmakesthedifference。

通讯方面,苹果很早就已经给出了整合方案,用MacBook和iPad都可以接通iPhone上的来电。虽然还不尽完善,但通讯一体化已成趋势。刚刚在9月6日,微软也宣布一体化的通讯应用UniversalSkype进入内测,基于Windows系统的手机、平板电脑和电脑可以无缝衔接,手机上的电话、短讯也可以和Skype的网路电话、网路短讯整合。

苹果赶追企业级应用部署

从2014年起,各大平板电脑製造商都经历了销量显着下降的困局,iPad没能例外,市场份额也被后起的安卓和微软侵蚀。千家万户都已经有了平板,市面上新出的款型又缺乏突破,个体市场明显地趋向饱和——儘管5年前人们才刚刚见到了第一部平板电脑。

苹果要向企业级市场寻求出路,势必要让AppStore里具备更多生活工具和游戏以外的优质应用。和微软合作在iPadPro上发布Office系列只是其中的一步:使用户可以左边开着Outlook,右边写着Word,写完就能自动被载入到邮件附件里去;无线键盘上的数位快速键对应指定应用快速切换;Outlook和Translator可以对接到AppleWatch上。

但比起SurfacePro上大量企业级管理、调度、安全类应用,已经硬体上的经销、保修服务,iPad需要拍马追赶。或许是借鑒微软和戴尔、惠普等老牌企业服务商的结盟,苹果也缔结了IBM和思科两位盟友。而根据《华尔街日报》在8月中旬的报导,还有超过40家不知名的科技企业在为iPadPro开发企业级应用,多数用于财会和销售演示。此外,苹果还邀请施乐等公司来训练苹果的企业业务人员,与AT&T、Verizon协商向企业分销苹果的设备和应用。

根据企业移动安全服务商GoodTechnology在今年第二季度发布的调查报告,机构组织使用移动端应用的习惯持续增长,除Email之外,67%的企业还会使用2个以上的应用,5%的企业会使用10个以上的应用。在个人生活里针头线脑的需求都可以找应用来解决的时代,这些资料暗示着企业级应用巨大的潜在需求。

针对平板硬体特性的创新空间

针对平板电脑的硬体特性,可以创新的空间也很宽阔。我的同事、36氪的硬体测评专家吴思远认为iPadPro的发表也许会引导软体开发商重新思考企业应用的对话模式,摆脱现有用户习惯的顾虑,让他们适应触控、手势、语音等新一代输入形式;此外,使用场景也会发生变化,便携可移动的特点会让更多人在车上、户外办公。吴思远还补充说,这次发表会上没有展示iPadPro这款准桌面设备和iPhone的联动,即资料、任务共用和管理方式,算是美中不足。

另外,iPadPro还带来了新的硬体配件,SmartKeyboard和ApplePencil两个硬体配件。前者比SurfacePro3的TypeCover更轻,支撑也更稳定;后者则褒贬不一。会计金融类应用《挖财》的产品总监陈进认为触控笔是「鸡肋」,考虑用户的办公体验,未来还是应该让iPad适配滑鼠。而在媒体和网路上,也有许多人嘲笑苹果公司出了贾伯斯最讨厌的产品。但Verge的作者NickStatt反驳,贾伯斯当时真正讨厌的是不能用手指点触的萤幕,而且在宣传第一代iPhone时,他也还没有考虑到今时今日的局面:人们有了平板电脑,还用它来工作。

对于设计师和插画师行业来说,触控笔和数位板几乎是必备设备,使用舒适便捷,还可以处理图像细节。有了ApplePencil,iPad也可以成为设计师生产力设备的选择之一。今天,恐怕业务受到ApplePencil挤压的蓝牙触控笔公司FiftyThree宣布适配其触控笔Pencil(是的,它家的笔也叫Pencil)的绘图应用Paper登陆iPhone,未来还将拓展至安卓系统。未来平板+笔的配备模式很可能会普及到所有平板机型上,iPad发展的最极致的方向就是能真的代替纸笔。

iPadPro还有什幺问题?

iPadPro也许又会是一件明星产品。就像陈进猜测的:「高阶配备+方便好携带+超长待机,这样的产品对长期差旅的人来说应该是一大福利,很可能会成为商旅人士、白领、设计师们的『街机』。」

但要让iPadPro真正成为「一块无所不能的玻璃」,关键还是在于大量协力厂商应用开发者的参与。而科技部落客BenThompson却恰恰认为,苹果并没有给予这些开发团队宽阔的盈利前景。微软和Adobe已经把它们的办公软体从一次性收费方式改为订阅式收费,获得了更可持续的盈利模式。然而,苹果AppStore的制度却大大限制了协力厂商开发者的利润空间。应用不可以在购买前试用,这样用户很少愿意购买优质但高价的应用(而办公类应用通常都不便宜);应用翻新版本难以带来新的营收;应用开发者和用户没有直接交流的途径,难以顺畅地向用户宣传新版本。

如果苹果不重视改善协力厂商开发者们的处境,也许那位《经济学人》的N.V.又可以评论:「谁会真的想要一台平板电脑呢?它是很时髦,可以行动上网,可以打电话。有笔,有键盘,有足够记忆体,但就是没什幺好的企业级应用可装——要工作的人,还是不能靠平板电脑。」

上一篇: 下一篇: